返回
看呗网
大家都在看
最佳女婿相思随你入心间总裁大人有点冷 惜你一生大首长,小媳妇高冷总裁心尖儿宠日日思君不见君大总裁,小娇妻!最爱的还是你
首页 > 资讯频道

天上掉下个亲爷爷全文免费阅读

职业神棍发布时间:2019-07-21 23:20

天上掉下个亲爷爷》的主角名为陆羽陈婉蓉,为大家带来天上掉下个亲爷爷小说全文免费阅读,小说讲述的是:他再看向陆羽,不由得就感叹不已。超级家族的公子哥就是不同,尽管受尽了奚落,还是宠辱不惊,淡定自如,这份气质有谁可比?

天上掉下个亲爷爷推荐指数:★★★★★
>>《天上掉下个亲爷爷》在线阅读>>

《天上掉下个亲爷爷》精选:

姚士杰露出了一个细不可察的冷笑。

这个宏图地产的张公子,看来也不过如此,嚣张跋扈,狂妄自大,典型的二世祖。

可怜的是,他得罪了中天集团的人,还闷在鼓里,津津自喜。

对了,好像他今天还向自己提出过贷款申请?

姚士杰有了分寸。

他再看向陆羽,不由得就感叹不已。

超级家族的公子哥就是不同,尽管受尽了奚落,还是宠辱不惊,淡定自如,这份气质有谁可比?

还有那个陈泽海。

他的女儿,竟然与陆公子曾经订下婚约?

真是没有那个富贵命,怎么强求,都强求不来啊!

从这包厢各人的神态之中,姚士杰早就对这发生的事了解一二。

如今他听到张一凡对陆公子下达了逐客令,那么他也没有留下来的必要。

“呵呵,陆公子既然要走,那么姚某也陪你一起走吧。”

姚士杰爽朗一笑,直接无视了张一凡一众人。

突然来这么一着,张一凡和陈泽海傻眼了,这不是认错人了吗?怎么姚行长的态度......

陆羽却感到不大好意思。

这个姚士杰和赵江,恐怕是专程来找他的,谁知他却招呼不周。

自从他的养父陆明伟死了以后,陆羽就辍学出来工作了,二十来岁的年纪,可想而知在这社会承受过多少冷眼。

他没有朋友,其实并不是自己孤僻,而是家庭环境所致。

说白了就是穷。

如今,他得到姚士杰和赵江的尊重,多少也有些抱歉的心理。

“要不这样吧,在走之前,我先敬两位一杯。”

陆羽豪气顿生。

这可把赵江唬得一惊一乍的。

陆公子竟然给自己敬酒?

姚士杰也是暗暗激动,能够结交陆公子,并且能够的青睐,他仿佛已经看到,一路高升就在眼前。

然而,当陆羽拿起一瓶茅台的时候,姚士杰的眼角猛地抽了抽,因为他看见陆羽手中的茅台酒瓶,有精装汉帝的字样。

“陆羽!你可真会借花献佛的,呵呵!”

张一凡急眼了。

他怎么都想不通,姚士杰怎么和陆羽勾搭在一起,这是什么时候的事?

再任由情况这么发展下去,对他来说是非常不利的,因此他极尽奚落之能。

陈泽海也在一旁搭嘴,“哼,小羽,你口口声声说敬酒,却用张公子的酒敬姚行长,你的诚意呢?”

“哼!这三瓶茅台,原本就是天上人间的老板送给我哥的!”沉默已久的陆瑶,一看见张一凡和陈泽海又串通在一起诋毁陆羽,她就气得银牙紧咬。

“哎!丫头,这三瓶酒,都算在张公子头上了,这酒就是他的没错!”陆羽连忙解释。

他实在是不想欠下程东升的人情,既然张一凡肯为这三瓶酒买单,他求之不得。

姚士杰的眼皮跳了跳,不由感叹天上人间的老板真会做人。

这陆羽不愧是超级家族的公子哥,这么好的酒,说转手就转手,也真是舍得!

陆羽这下是坐也不是,走也不是,他说了要敬酒,然而张一凡和陈泽海却又处处为难。

这时,李大牛站了起身,他微微一笑,就接过陆羽手中的汉帝茅台,把三只酒杯斟满。

“少爷,我想只要您的心意到了,姚行长和赵经理,是不会介意酒的主人的。”

“对对对,就是这个道理没错!”

姚士杰赞许地瞥了一眼李大牛,暗叹能够跟在陆羽身边的人,也绝非平常之辈。

短短一句话,就给了陆羽一道很好的台阶,同时还找回了颜面。

果真是不同凡响!

三人一饮而尽,赵江和姚士杰啧了啧嘴,不由自主地发出赞叹,“好酒啊!”

张一凡和陈泽海的脸色难看至极。

碍于脸面,他们却不好说什么,这个哑巴亏,无论能忍还是不能忍,都要忍了。

那一笔贷款,毕竟还得求助姚士杰。

不过,陈婉蓉却没有想这么多。

在她看来,这个陆羽的所作所为,真的是太过分了。

他只是一个穷鬼,张公子却被他抢尽了风头,这一口气,她无论如何都咽不下去。

“哼,一瓶茅台而已,你请不起,张公子还是请得起!”

陆羽拉住了又要发飙的陆瑶,淡淡地说,“你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吧,我不是喝不起这一百多万一瓶的酒,而是觉得没有必要。”

“什么?一百多万?”陈婉蓉惊呼一声,继而她冷笑连连,“陆羽,你别在这里忽悠人,哪里有那么贵的酒!”

在陆羽报出茅台价格的时候,张一凡和陈泽海也被活活的吓了一大跳。

一瓶酒就一百多万?

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一切,彻底击碎了张一凡的侥幸,陈泽海也是瞪直了双眼。

“我忽悠人?你问问不就知道了。”

陆羽懒得解释,随手一指,就指向了静立在一旁的女服务员。

女服务员往前走了两步,点点头说道,“陆公子说得不太正确,这一瓶1959年产的茅台酒,价值一百二十万。那一瓶五星牌茅台酒,价值五百七十三万;还有这一瓶汉帝茅台,价值八百九十万。”

“胡,胡说八道!哪里有这么贵的酒!”张一凡陡然大吼起来。

这一瓶比一瓶高的价格,直接把他吓得尿都甩出来两滴。

再平常不过的一顿饭,竟然要消费一千多万?

要是被他老子知道,他一个晚上就吃喝了那么多钱,他的两条腿看怕都要被打折!

“黑店!你们这是一家黑店!这不是宰人水鱼吗!”

陈泽海也吓得几乎没了半条命!

他完全没了主意。

就这三瓶茅台的价格,就高达了一千五百八十三万!

“实在是对不起,张公子,这三瓶酒的价格,我们没有虚报,而且这只是今年的底价。”

女服务员平静而不失礼貌地回答。

她说的也没错,茅台酒是相当具有收藏价值的,而且这价格也是逐年往上稳定增长。

“不可能的!马上!把你们的经理叫过来!”

“嘭!”

张一凡太过激动,猛地拍了桌子一下。

他的这个动作,却是被女服务员认为是吃霸王餐的,她退出包厢,准备把这个情况汇报给程东升。

发泄过后,张一凡也稍稍冷静下来,他的目光,倏地转向了陆羽。

“陆羽,你说!你是不是因为我抢了你的未婚妻,所以联合了天上人间的服务员,故意要坑我一笔?”

张一凡想来想去,好像也只有这个可能性!

“陆羽!我果然是看错了你!”陈泽海胸膛起伏,也不知道是被气的,还是被吓的。

继而,惊魂未定的陈泽海看向姚士杰,义愤填膺地说,“姚行长!陆羽的所作所为,您今晚是看到了。他是我一个战友兼好兄弟的养子,当年我一时糊涂订下这门亲事,才有今天的恩怨。但是我自问对陆家一向不薄,想不到这小子就是一头养不熟的白眼狼!”

“姚行长,你要睁大眼睛,看清陆羽的为人,不要被他忽悠了!”

资讯频道

更多

最新软件

小说库

资讯

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