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看呗网
大家都在看
最佳女婿相思随你入心间总裁大人有点冷 惜你一生大首长,小媳妇高冷总裁心尖儿宠日日思君不见君大总裁,小娇妻!最爱的还是你
当前位置:首页 > 言情小说 > 何以渡清欢
何以渡清欢

何以渡清欢

分类:言情小说

时间:2019-04-09

作者:墨鱼

来源:瓜子

评分:10分

简述:现代言情小说

目录

完结

介绍

何以渡清欢 截图1
何以渡清欢 截图2
何以渡清欢 截图3

小说《何以渡清欢》的主角是余欢任莫苛,作者:墨鱼,为您提供何以渡清欢阅读,何以渡清欢小说讲述了:余欢,是一名陪酒小姐,而她就是在这样的风月场所见到了任莫苛,任莫苛丝毫不掩饰眼中的厌恶,要不是屈居檐下,她定要泼他一脸的酒。

精彩节选:

还没下车,远远的便看到任莫苛的助理站在医院门口。

我来不及多想,披头散发的便是跑过去抓着他问:“任莫苛在哪里?他怎么了?”

后来想想,当时的自己应该真的像极了疯婆子,可笑又可悲。

助理小李没有正面回答我,而是吩咐另外两个男人带我走。

看得出来,小李也很着急。

随后,我便被那两个男人粗鲁的架住了胳膊急,像是怕我逃掉一般。

我心里早就已经乱做一团了,见他这样,更是急得不行,根本没有时间理会那两个男人对我的态度,管他是架着我,还是背着我,只要能让我见到任莫苛就好了。

“带余小姐先去验血。”助理小李吩咐着。

“小李,任莫苛到底怎么了?”我挣开被束缚的胳膊,扑上去逮着他接着问:“啊?他怎么了?求求你告诉我好不好?”

我想见任莫苛,我担心他到快要疯掉了!

“余小姐,现在情况有些紧急……”

“验血。”我用手背胡乱抹了抹眼泪,慌乱得不成样子,“我现在就去验血。”

只要能帮到任莫苛我什么都愿意!

坐着等了一会过后,医生便跟我说:“可以,余小姐,你的血型和……”

“那你还不快抽!”我又急又怕,“任莫苛不能有事,医生,你快点!”

医生估计被我的反应吓到了,愣了一会才是吩咐护士抽血。

针尖扎进血管时候,我满脑子都是任莫苛,我想象不到他现在正在承受着什么。

疼痛、苦楚还是煎熬?

我心痛得呼吸都有些不顺畅,但是却什么都做不了,只能任由心痛肆意蔓延,贯穿整个全身血脉。

“小姐,快好了,你再坚持一下。”见我拧眉,护士安慰道。

“我没事,你多抽点!”

抽血的护士顿了一下,有些为难:“可是已经抽了400ml了,再抽的话你身体受不了的。”

“让你抽你就抽啊,别说几百毫升了,为了救他,我命都可以不要!”我急得快要哭出声了。

见我坚持,护士也没办法,只得按照我的意思。

抽完血过后,我起身便是打算去找任莫苛,可是刚迈出没几步,脑袋昏昏的,脚下一个不稳,整个人便是跌倒在了地上,摔得我有些疼。

小李说让我先休息一会,可是我哪里能安心,只要还没有见到任莫苛,我的整颗心都是悬在嗓子眼的。

我几乎是哀求着小李,让他带我去见任莫苛的。

他似乎有些为难,却还是带我去了。

见到任莫苛的时候他正站在手术室门口,我扑过去一头便是扎进了他怀里,什么话也说不出来,替代的是大滴大滴的眼泪砸在他胸口的衬衫上。

还没等我张嘴说话,任莫苛就把我甩开了,我的头一偏,整个人便是砸在了冰凉的墙面上。

身体的疼痛还没缓过来,就听到任莫苛跟小李之间的谈话。

“怎么样了?”任莫苛脸色惨白,眼神里薄凉得厉害。

“已经抽过血了,而且……”小李停顿了一下,“而且余小姐还多抽了,现在身体还有些缓不过来。”

可任莫苛根本没有多看我一眼,而是扶着额头松了一口气,嘴巴里小声地叨叨着:“那就好。”

我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,忙着追问:“怎么了?到底是出了什么事?”

我起身,伸出冰凉的手想要摸摸他的脸,却被他躲开。

我咧嘴笑了笑,心想着他估计是受到了什么惊吓。

“你吓死我了,到底发生什么事儿了?”我走近他,紧张地问道,然后一个劲的盯着他看,生怕以后再也看不到他了。

任莫苛高高在上的样子俯视着我,眼神里是我从未见过的冷漠。

不知道为什么,我跟任莫苛明明离得那么近,可是我却有些看不清他的模样。

“小李,先带她回去休息吧。”任莫苛说完,转身仰头叹了一口气,似乎在极力隐忍着什么。

听他这么说,我更加着急了,抓着他的手再次问道:“任莫苛你到底怎么了?你是不是伤到哪里了?你不说我怎么能安心离开……”

“都他妈什么时候你还跟我说这些,宣伊还在里面!”任莫苛猛地靠近我,猩红的眸子死死地锁着我,那眼神厌烦、嫌恶,仿佛在说我不懂事。

“宣伊?”我还有些没晃过神,只是盯着他问。

我正想接着说话,就见一个护士从手术室出来,慌慌忙忙的说道:“任先生,蒋小姐大出血,刚才的血量根本不够,而且我们的血库已经……”

任莫苛闻言,垂眸看向了我,眼神中是我从未见到过的坚决。

一下子,我的心便是垂到了谷底,整个人再次跌坐到了地上。

原来,都是为了蒋宣伊。

受伤的是蒋宣伊,需要输血的也是蒋宣仪,而我,只是任莫苛的棋子、奴隶。

我张着嘴巴,委屈到极致,却发不出声。

“我要你救她!立刻!”他声音压得很低,可字句都似针尖,针针见血。

“凭什么?”我抬头,卑微得像是被抛弃的布娃娃,眼泪噼里啪啦的往外掉,砸在手上,疼得我快要窒息了。

我不该难过的,都说已经绝望过的人从来不会难过的,可是为什么我已经这么心痛了还要经历绝望!

“余欢,你没有资格跟我讨价还价。”任莫苛猛地蹿上前,一把攥住我的下巴,修长的手指骨节分明,“要是宣伊出了什么事,你也别想好过!”

“我不要!”我用尽全身的力气冲他嘶吼,做着最无力,最苍白的反抗,“我今天就是死也不要再为你任莫苛做任何事情!”

在死亡和任莫苛面前委曲求全的活着,我选择前者。

“那也得抽了血再死!”任莫苛说完,一把松开了我,并示意小李带我去抽血。

小李犹豫了一会,“可是任总,余小姐已经很虚弱了,这样下去可能……”

“我要你们救蒋小姐,出了任何事我负责!包括余欢的命!”任莫苛说这话的时候,我在他的眼里看不到一丝的犹豫和愧疚。

“我不!”我尖叫出声,死命想挣扎,却还是被任莫苛的助手连拖带拽的带去抽血。

抽血的时候,我感觉之前那些温温热热的东西正在从我的身体里一点一点的流失,说不上疼,算不上痛,却足够让我窒息。

迷迷糊糊中听到有人说:“再这样下去真的会出人命的……”

我的意识逐渐迷糊,身体也越来越凉,越来越凉……

猜你喜欢

相关资讯

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