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看呗网
大家都在看
重生第一宠大佬甜妻宠上天 龙门战王 我为邪帝 总有偏执狂想独占我 高冷总裁心尖宠
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小说 > 战神之王江策
战神之王江策

战神之王江策

分类:都市小说

时间:2019-12-30

作者:断字威尼斯

来源:万读

评分:10分

简述:都市小说

在线阅读

介绍

战神之王江策 截图1
战神之王江策 截图2
战神之王江策 截图3

江策丁梦妍小说叫《战神之王》又名《修罗战神》,情节跌宕起伏,人物形象刻画生动,这里为您提供战神之王江策小说免费阅读。小说主要讲述了:几年前,江家发生巨变,江策的父亲失踪了,弟弟自杀了,他想要报仇,却没有那个能力,几年的时间里,他逐渐成长为战神之王,再次回到这个伤心的地方,他一定会为家人报仇的。

精彩节选:

整个家宴上,巴结讨好唐文末的人络绎不绝,一杯接着一杯,热络不已。

反观江策,从头到尾就没有一个人用正眼瞧他。

跟他坐在一起的丁梦妍也脸上无光,多少次想要起身离开,实在没脸再在这里待下去。

这时,江策的手机响了。

“不好意思,接个电话。”

江策走出大门,接通了电话,那头传来沐阳一的声音。

“老大,文件下来了,要你明天接任三市总负责人,并出席接任大典。”

江策淡淡回答道:“你知道我的性格,向来不喜欢这种繁文缛节的东西,总负责人我可以接任,但接任大典就撤了吧。”

“额……这可是上头明文规定的,老大,不好推啊。”

“那就让你来替我参加好了。”

“这不合适吧?上头不会答应的。”

“如果不答应,就别让我接任负责人,原话跟上头去说。”

“老大,你别生气啊,我去说就是了。”

江策挂断了电话,正准备往回走,丁丰成乐呵呵的走了过来。

“哟,跟谁打电话了?”

“朋友。”

“你这种窝囊废还有朋友?”丁丰成说道:“同样是当兵的,你看看大姐夫,再看看你自己,怎么差距那么大啊?刚大姐夫答应我了,要带我去参加明天的新负责人接任大典。瞧瞧人家这实力,内部渠道直接拿到参加资格,你了?就只能家里蹲,等着在电视上看到我跟新负责人亲切握手吧!”

江策微笑着问道:“参加资格不是那么好弄的吧?如果你参加不了,甚至唐文末都参加不了的话,岂不是很尴尬?”

“呸!”丁丰成骂道:“我们参加不了,难道你这个废物就能参加了?”

二人正说着,丁梦妍走了出来。

她一脸黑线,显然刚刚在里面又有人跟她说了难听的话。

她经过江策身边,低声只说了两个字:“回家。”

丁丰成阴阳怪气的说道:“唉,小妹,别走啊,二哥还没跟你敬酒了。”

丁梦妍低着头,快步走向了她的车子,江策跟了上去。

打开车门坐了进去,丁梦妍狠狠地敲打着方向盘发泄心中的怒火,然后仰起头长长吐出一口气。

压抑、委屈、不甘、痛苦,在这一刻倾泻而出。

江策看了她一眼,没有过多的表示,转头看向窗外,神情淡然。

丁梦妍一脚油门踩下,快速离开这个让她不舒服的地方。

车开到半路。

丁梦妍心怀怨气的说道:“你都知道大家是怎么评价你的吗?”

“怎么评价?”

“懦弱、卑微、不求上进,更有的人说你是吃软饭的。”

“哦。”

“哦?你听到这些一点反应都没有吗?”

江策转头看向丁梦妍,“你希望我有什么反应?愤怒、难过还是跟他们动手?”

丁梦妍咬了咬嘴唇,有些话她很想说,但是却不知道如何说出口。

她其实只是想看到江策努力奋斗的样子。

江策继续看向窗外,突然问道:“当兵的这几年,生活一直很枯燥,你知道我最喜欢怎么排遣烦恼吗?”

丁梦妍没有说话。

“我最喜欢做的,就是去杂技团看表演,我不是喜欢看那些高难度的动作,而是喜欢看小丑表演。”

“嗯?”

丁梦妍疑惑的看了一眼江策,不明白他话中什么意思。

难不成,他把家宴中嘲讽他的人都当成是小丑?之所以不生气,不是因为江策没脾气,而是他在欣赏对方的‘表演’?

一时之间,丁梦妍有些看不懂江策,这个男人似乎有太多神秘的地方,但表现出来的却又那么卑微。

他究竟是强者,还是弱者?

回到家。

丁梦妍跟江策进了客厅,就看到丁启山坐在沙发上拿着笔不停的写着,时不时还挠着头苦想。

“爸,你回来啦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市里头怎么说?”

丁启山头也不抬的说道:“结果出来了,明天就是负责人的接任大典,我代表部门去参加。如果能够跟负责人攀上关系,以后定能飞黄腾达。”

丁梦妍走过去看了眼丁启山写的东西,“爸,你这写的都是些什么啊?”

“礼物。”

“啊?你要给谁送礼啊?”

丁启山说道:“这不废话吗?去参加接任大典难道要空着手去吗?不得准备点东西?只是我摸不准新任负责人的脾气喜好。送的便宜了,怕被嫌弃;送的贵了,又怕被说三道四。女儿,你来帮我参考参考。”

丁梦妍摇了摇头,“这我哪懂。”

江策走了过来,看了眼丁启山写在纸上的礼物,大多都是一些比较珍贵的东西,作为礼物确实都不错,问题是,江策对这些东西可一点兴趣都没有。

他笑着说道:“爸,我觉得吧,这些礼物都太俗了。”

“嗯?”

“这些礼物你能送,别人也能送,凸显不出你的诚意。”

丁启山点点头,“有点道理,那你觉得该送些什么才好?”

“酒。”

“酒不是更普通?”

江策说道:“要西境阳俊字号的老酒。”

“哦?有什么讲究吗?这酒很昂贵?”

“并不是。”江策解释道:“西境的生活非常艰苦,每一名战斗的士兵想要喝一口酒都是奢望。而这种阳俊老酒既便宜又够劲儿,是底层士兵最爱喝的一种酒。”

丁启山皱了下眉头,“底层士兵喝的酒,怎么能给负责人送?虽然他也来自西境,但绝不可能是底层士兵。”

江策说道:“在西境,将军跟士兵睡一床被子,吃一碗米饭,喝一碗老酒。士兵爱喝的,肯定也是将军爱喝的。”

丁启山被江策说动了。

确实,论对西境的了解,他肯定比不上江策。

“嗯,那很有必要试一试。”

“我现在就让人去买阳俊老酒,江策,希望我这次没有错信你。”

丁启山立刻就找人买酒。

这时,江策手机又响了。

“老大,上头同意了,只要你愿意接受负责人的职位,由谁来出席接任大典,他们并不介意。”

江策说道:“嗯,那帮我弄两个出席资格吧。”

“啊?不是,老大你是在逗我吗?你本来就是负责人,应该由你来出席大典。结果你让我出席大典也就算了,还要我给你弄两个资格,你是准备来当嘉宾看我出洋相吗?”

江策冷冷说道:“你是想要违背我的命令吗?”

沐阳一秒怂,“不敢,我照做就是了。”

“对了,这次大典的出席名单,帮我划掉两个名字。”

“谁?”

江策坏笑,“唐文末,丁丰成。”

相关资讯

更多